文章

個人美髮店-負債幾佰萬的轉圜

黎珍琇

個人美髮店-負債幾佰萬的轉寰回首往事不堪蹉跎! 人生莫奈無法說!

既往雖逝記憶猶新! 仙佛恩澤造就我!

事情發生在十餘年前,正是大家樂風行的時候,經濟景氣也不是很好,加上世界景氣逐漸的衰退,台灣的失業率逐年攀昇。但在股市卻是一馬當先,長紅的不得了,大家正途都不作,完全沉迷於股票市場與大家樂、六合彩。這對我一個素昧平生的人,很難禁得起這麼大的誘惑,放著正途行業不做,跟著大家一窩蜂的迷六合彩、大家樂,因為對股票不懂,所以也就沾不上邊,隨大家起哄,因此只染得大家樂、六合彩的名牌,來向前(錢)行,真是好不威風。   

本身的工作是作美容、美髮行業,這個微薄的蠅頭小利,若沒有其他大開銷,也是足夠應付全家生活中一切的支出。若想開闢財源,倒不如來簽個樂開懷的六合彩、大家樂要賺卡快!(若要蹺去也卡快)!起先有簽有中,尚不會感覺有啥了不起,寫個數字,若中了也不錯,家中又有一筆額外的收入。如果輸了的話,那只好努力一點,在美髮方面多下功夫,不致影響生計,也就對這種的簽賭,很沉迷且熱衷。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,簽賭的數額,也越來越大,久了就跟組頭彼此認識。當然起先都要付現金,日子一久,大家都熟悉認識,也就可以欠帳,這也就是開始沉迷的初因。   

因為可以欠帳簽賭大家樂、六合彩,當然對我們這種家庭主婦來言,也就抱著以小搏大的心理,總說一句,希望家庭能快速有所改善。大家都在簽,不簽白不簽,也就一直「潦落去」,越簽越大、越大越沉迷,越迷簽(欠)也越多。因為簽賭所得到的快感與財富急速的進來,那種感覺真得很美好。若是贏了,心理的快樂,也就「心涼脾肚開」,若是輸哩,也就「苦瓜面結歸堆」。這樣子,來來去去總共贏少輸多,當然輸得「目睭會出火金星」,因此花在求明牌、求號碼、求牌支的時間,就比美髮的本業的時間,來得更多。當然囉!美髮店的生意也就不顧了,簽大家樂賺卡緊,越簽越大,越欠越多。組仔頭怕沒有辦法把欠帳討回來,就開始清算欠帳,一經清算後,不得了,居然舉債一、二百萬元,從此整日挖東牆補西牆,拿這邊補那邊。債主整日上門,大聲咆哮,左右鄰居聽了,莫不搖頭,無可奈何。我自己的心裡,也宛如刀刈一般,心想怎麼辦?怎麼辦?也就急病亂投醫,管他三七二十一,只要聽說那裡有感應,那裡有明牌,就跟著大家一起湊熱鬧!那還想到要做生意。老娘不做了!快快解決負債的大問題才是重點,不然債主每日上門要求還錢,咆哮吵鬧,不甚其煩。因此一方面是要躲債,另一方面是藉故逃離家中。雖然可以稍稍緩和一下自己的情緒。但把一切問題丟在一旁,不去管它,這種情況帶給家中的先生、小孩造成相當大的困擾。當然此非我所願,但逼於環境無可奈何,不這樣又如何?以致家中的先生、小孩漸漸對我這個做太太及媽媽的,產生了一種相當大的冷莫與排斥感。對我來言,我也不想這樣呀!因此整日就隨著左鄰右舍,那裡有靈感,那裡有顯化,再遠都會去,就隨著大家去求訪,所謂找「主」才能解決問題。因此在家的時間就變少了,出外的機會增多了。   

這段期間當然也認識了,很多會通靈的人,還記得曾經跟人家跑到澎湖來會靈,抱著大樹幹,吐訴滿腹心酸苦楚,哭得是稀哩嘩啦。現在回想起來,可能由於心裡壓力大,那種每日被債主追討的心情,真是非常艱苦。而且還真的是有一點錯愕,也不知道是什麼力量?促使我去到澎湖與本島各地來作會靈。當然夫妻、母女、母子的感情,越來越薄、越來越淡、越來越疏離了。債主又天天上門來討債,那種痛苦煎熬,非筆墨能形容萬分之一的。   

事情一直拖著,債務問題一直未解決,痛苦也就更加深了,心想這麼痛苦,那乾脆一死百了,免得整日傷心痛苦,在家中根本沒地位,真是苦不堪言!有一天到幾家藥房買了約有六十幾顆安眠藥,想一想,早日了結這一些苦惱的問題吧!就在當天晚上趁著先生、兒女等不知情之時,把這六十幾顆安眠藥……曾聽人家說:「要死卡緊(台語),殘殘作一次,就全部吞落下去」。心想這一次問題就可以解決,而一死百了,不必再操煩了,這樣也比較免痛苦。第二天原本以為我應該是死了吧,醒來後感覺頭殼重重,腳底浮浮,人根本無法著地,想想怎麼會這樣?服了六十幾顆安眠藥,既然都不會死。哪有可能?既然想要死,擱死不了;問題還是存在,就連我要死,上天亦不允,家人更不知道,真是在鬼門關走一回,所謂大難不死,必有後福,也就根本都不當作一回事,也不會再有作賤自己,這麼衰的事情了。之後再想想,連死都不給我死,那又要如何?「天公伯呀!好心哩,汝嘛開一條路給我行!免得我想要死,又擱死?去,艱擔留在世間痛苦無地比。」(以上「」號是台語敘述)   

有一日,有一鄰居上門來給我做美髮,言談中了知我的一切,告知有人要去豐原領旨,不知妳要去唔?心想這麼痛苦的生活,暫時拋開一下,調劑一下也無妨。就在領旨回來後,叩稟仙佛告知我整個過程,仙佛要我下個願力來作轉圜,要助我一臂之力,因為我自己的福報都用盡了,所以除了下願作撥轉,別無他法。我苦思了將近三星期,不知如何下願?又要下何願來作撥轉?在三星期內,有時連三餐的菜錢在那裡,都不知?那有功夫與閒錢來下願?過了數日又向仙佛叩稟,我也不知要下何願?仙佛很慈悲,那就下妳自己能力所及,就可以。唉!也是沒辦法,遲遲沒下願,非常慚愧(見笑)喔!最後由當時堂主娘(現今副院主)成全我,要我每逢初一、十五各買一對花來供養仙佛,看這個願力,我可否能及之?這當然可以。但還要加上來堂效勞參班學習,提昇智慧,那也無啥問題,反正已債台高築,偶爾藉來道場佛堂效勞參班,也可以緩和家人與債主的怒恨,不看反而心情更輕鬆,也不用心肝結歸球(台音)。   

這個願下後,必當付諸實行,起先剛開始還不是很有感應,有時初一、十五到了,連買花供佛的錢也沒有,也就東湊西湊,湊個一百多元,買一對鮮花來供養仙佛,決不敢買二百元以上的花,這種的心境根本都很難以平復。又有誰能知悉這其中的辛酸與苦楚?仙佛或許早知悉,派兩位神靈前來護佑。起初美髮生意也不是很好,又聽鄰居說,某某大師可畫符令安宅,以助生意。每張六百元,一次貼兩張,很多人都有貼,尤其作生意的,效益更佳。聽到這些話,當然心就動了起來,心想只要花1200元,就可以改善自己美髮店的生意,心動不如馬上行動。連忙央求鄰居友人買了兩張靈符,一張貼門內,一張貼門外。哇塞!剛張貼完畢,問題就來囉!   

別人貼了有效,而我貼了無啥奇效,就連一個鬼影子都沒有。原本有幾個預約者要來,也來電話說要改期,這下子又真是頭大。原本一天可以做幾千元,現在三天只做600元,就連符令的成本還不到一半,真是情何以堪?當天鸞期到崇心堂,叩問恩師是何原由?如何化解?恩師言,已派兩位到妳家給妳拉客人,妳不要,反而找了別的兩位來,那崇心堂派去的兩位就回來,妳要仙佛如何?聽到這裡,才恍然大悟,原來仙佛恩師,早已護佑,怪只怪自己太貪心!想快一點累積財富,好把一些負債來償還。而聽信別人所言,沒想到崇心的仙佛,皆是:正信、正道、正知、正等、正覺、正見、正心、正行,唉!我老毛病又患了,仙佛告知,回去把所貼那兩張符令撕掉,用五色金送走,連同符令一併火化。宅內可用甘露法水淨灑,生意自然會有起色,也就按照著仙佛恩師的交待,一一行之,並把原先用1200元購買的二張符令來撕下,尚未及焚化,客人一下子就進來了,囑其稍等,先把這兩張符令,連同五色金焚化,及以完成宅內淨化後,生意就上門且絡繹不絕,真是靈驗無比。   

原本先生與兒女對我很不諒解,也慢慢的改變,有空時也會幫我,給客人洗頭或其他清掃工作。就在生意漸漸的好轉,個人老毛病又再犯,有一次生意普通,但債主又上門來討。想了又想,起先曾玩大家樂,現在經濟漸好轉,應該加速來簽或許比較快獲利,只要一簽了,生意就受影響,這情況好多次。又來叩問仙佛恩師怎麼辦?恩師回答,汝又手癢了!哼!恩師說手癢啦!又簽了不是嗎?喔!仙佛有夠厲害,我惦惦偷偷簽,伊也知,叫我不要手癢了。若還要再簽啊!必會讓我土土土,三個土連一起,經過了這一次教訓,以後也就不敢再手癢了。   

幾年來,大女、二女先後嫁出,也都有很好的歸宿,小兒子正在當兵,在這幾年來不但還清所有負債,而且還把隔壁的房子也買下來,裝潢好後搬新居,遇到鸞期,有時比較疏懶之時,先生也會催促趕快去崇心堂上課,至此全家也就圓滿和樂。其間雖有諸多困難,都是仙佛恩師暗中幫我處理。我因為迷迷糊糊的來,又迷迷糊糊參加崇心堂行列,又迷迷糊糊化除所有的困難與障礙。這些都是崇心堂仙佛所賜予的,真是感恩、再感恩,要說的實在是太多、太多了,就讓您有空來印證吧!